• COVID-19相關公告: 我們的教練課程全數透過線上授課,未受本次危機影響。

我們的新教練: Justin Gupta

我們的新教練: Justin Gupta

我們的新教練: Justin Gupta 734 734 Theo Wolf

The Spike Lab聘請了一群極為優秀的新教練,也會透過一系列部落格文章介紹他們。

Justin是管理顧問和教育者,在社會企業領域擁有豐厚經驗。他曾在普惠金融、醫療、平價住宅等諸多領域,為社會企業提供諮詢或協助它們成長。他同時也擔任導師和教練,指導許多不同類型、渴望創業之人,包括高中生和大學生。Justin熱愛語言和文化,精通西班牙語,曾在5個國家生活、工作或學習。他來自麻州,目前居於紐約布魯克林。

1. 為何你會成為The Spike Lab的教練?

我成為The Spike Lab的教練,是因為我想要協助年輕人,讓他們能夠透過創業手法,為世界帶來正面助益。我在教育、醫療、農業等社會關鍵領域投入許多心力,也親眼見證一個人能以創新的點子為始、追尋自身的熱情,並將點子轉化為真正能改善其他人生活的計畫。身為社會領域領導者的顧問和社會創業家,我深知,創業者需要指引、建言和教練的協助,才能有效完成他們的目標。世界級的創業教練服務,通常專屬於資深企業領導者;我非常高興能成為The Spike Lab的教練,因為那讓我有機會將這樣的服務,帶給充滿熱情、渴望改變世界的學生。

2. 你最自豪的專業成就是什麼?

職涯前段,我花費了3年的時間,在華盛頓特區擔任全國性組織的管理顧問。在第3年後段,我決定重回國際發展領域;這個領域正是我職涯的起點,那時我在印度取得了研究職位。我決定將焦點放上拉丁美洲,特別是墨西哥,因為墨西哥擁有非常好的條件,讓社會創業家有機會一展身手。然而,我在墨西哥沒有任何人脈,也只會基本的西班牙語。即使如此,我還是在墨西哥市找到了工作,在高成長醫療新創擔任企業策略主管。我建立了一套系統,讓公司得以衡量其總體商業健康程度,並協助推出及發展新的服務。在僅僅6個月內,我不但可以流暢地在職場上使用西班牙語,也在墨西哥市建立了生活,包括長期公寓和朋友圈。能夠從零開始創造這麼多事物,給了我自豪和自信;及至今日,這樣的自豪和自信依然是我在創業時的能量來源。

3. 如果可以,你會給高中時的自己什麼樣的建議?

少擔心一些。對我來說,高中是個充滿壓力的時期,因為我擔心,沒有把每件事都做到完美,可能會危及我的未來。現實則是,我在學業和申請大學方面的焦慮,反而帶來了負面效果。舉例來說,考完AP生物期末考之後擔心成績,只會讓我分心、無法專心面對我接下來想做的事。我認為自己必須參與Junior Statesmen of American,但那可能並沒有強化我的大學申請文件(那是我的諸多課外活動之一),只是讓我更沒有時間與朋友相處。少擔心一些,可以讓我更享受高中時光;現在我才知道,高中真的是個一生只有一次的經驗。

4. 為什麼你會選擇喬治城大學?

我先是透過幾種過濾方式,縮短了我的大學清單。我知道我想唸東岸的學校,因為這樣距離居於麻州的家人相對較近。除了少數例外,我會優先考量都會區的大學,因為我已經準備好離開我成長的那種小鎮。我在申請大學之時,就已經將這些條件考量在內。收到錄取信之後,我的清單已經縮短至喬治城和Amherst。造訪Amherst後,我覺得那是間社群關係緊密的小學校,但我可能會渴望更多元的環境。造訪喬治城則讓我發現,它擁有真正的大學校園,而且緊臨大城市。喬治城那優秀的國務事務課程,則有如臨門一腳,因為那正是我預定的主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