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  • COVID-19相關公告: 我們的教練課程全數透過線上授課,未受本次危機影響。

為何全能型學生不再是大學招生的寵兒

為何全能型學生不再是大學招生的寵兒

為何全能型學生不再是大學招生的寵兒 1000 1000 Lloyd Nimetz

well rounded student

 

今年的大學入學申請是一場硬仗,對於全能型學生而言尤其如此。頂級學府的申請案數增加 (部分原因在於考試成績不再是必備申請要件) 導致學生錄取率顯著下降。哈佛僅錄取 3.4% 申請者,耶魯的錄取率低至 4.6%,而普林斯頓也只有3.98%。其他頂尖大學統計數據相去不遠。即使是學業成績斐然、課外表現亮眼的全能型優等生,也未必能如願擠進常春藤聯盟及其他名校窄門。 

這個趨勢透露了一項殘酷事實:招生人員在比較全能型學生時,會見到同樣優異的成績單、同樣出色的履歷、同樣立論清晰且精心撰寫論文,因此必須考慮其他標準,才能判斷申請者是否與眾不同。大學申請僧多粥少,優秀申請者的課內外表現也都在伯仲之間,此時如果具備 Spike 的成就,就能讓招生委員會眼睛一亮。 

大學入學競爭日益激烈

當然,Spike的價值和必要性並非憑空而來。這反映出大學錄取標準和嚴格度正在不斷演進。曾經,學生只要懂得古典語言,就能進哈佛等級的名校(其實,當時的標準也要求學生必須是白人男性,而且家境富裕)。現今的大學招生標準,確實更注重綜合學術表現、更加多元兼容,而且較不侷限於少數階層。這些變化是逐漸發生的:隨著申請者的數量和水準與日俱增,招生的考量標準也不再相同。在早期的大學招生政策中,只要提出申請都可以入學。在 1920 年代,大學制定了現今所謂「選擇性招生」制度,這個冠冕堂皇的術語其實意味著:並非所有申請者都能獲得錄取。數十年來,學校變得日益挑剔,即使成功在望的學生人數增加,申請者的錄取率卻逐漸降低。  當然,特定學校是以格外嚴苛的評選標準著稱。

Inside Higher Ed 的一篇文章中,升學顧問暨前招生專員 Jim Jump 反思這項數十年來的顯著趨勢,探討了「高度選拔性」(錄取率低於 1/3) 學校的格局變化。

根據 1992 年《美國新聞與全球報導》「美國最佳大學」指南的統計資料,當年錄取率低於 1/3 的大學有 20 所;如今則有 75 到 80 所。[1992 年] 有兩所大學的錄取率低於 20%,現在則是將近 40 所。

Jump 對此趨勢進行綜述研究,不僅有助即將升上高三的學生,也值得家長參考,為即將到來的招生週期做好準備。相較於家長年輕時申請入學的條件,現今大學的評選標準已大幅提高。當年奏效的全能型學生策略,如今往往無法達到上榜的標準 (參閱下文有關全能型學生的深入說明)。 

如何超越全能型學生的境界

那麼,現今的高中生該如何成功克服障礙、順利進入名校就讀,同時又能保有個人的自我認同和志向?在現今大學招生環境中,全能型學生多如過江之鯽,高中生必須憑藉 Spike 展現傲人成就以及自動自發的特質,才能與眾不同並獲得青睞。 

教育作家 Jeff Selingo在著作 《Who Gets In and Why》中提到「額外優勢」的價值:「一段時間後,申請者的許多其他數據與主要鑑別條件趨於相似。每個人都想主修生物學、心理學或商業科目。他們的 SAT 都拿到 1390 分,而且再平衡後的 GPA 高達 3.7……所以同樣的,審查者會關注與眾不同之處。」

因此,The Spike Lab致力於引導高中生突破全能型學生的侷限。在完成專案的過程中,我們的學生能夠充分發揮熱情,同時突顯他們在創意、科學、利他、社交或創業方面的資質。我們認為這些專案是使學生脫穎而出的最佳方式,證明他們具備名校所期許的大學生素質:聰明、務實、勇敢、成熟、專注、堅毅、恆心、組織、領導力。我們今年的統計數據證實,在大學招生中,創新的「Spikey」方法比全能型策略更具優勢。即使在錄取率空前低迷的一年,我們仍有 94% 的學生獲得至少一所願望學校錄取。 

大學招生趨勢的演進

我們檢視大學招生的歷史,發現隨著入學競爭日益激烈,申請者需要跨越愈來愈高的門檻,才能與其他學生區隔開來,形成差異化的優勢。大學申請出現過幾次有如里程碑的轉變,例如大學決定增設錄取標準,規定全能型學生必須修畢數學課程、取得高中文憑、參加標準化考試,或符合其他智育和潛能方面的評鑑要求。 

對於高等教育歷史的愛好者,這篇 Insider 的文章、高等教育歷史學家 John Thelin 撰寫的這篇詳文以及NACAC(全國大學招生諮詢協會) 委託教育學博士 Yvonne Romero da Silva 撰寫的這篇時序概述,都提供了精闢深入的見解,值得作為進一步探索的起點。綜合分析這些申請條件,我們可以歸納出一些典型的學生類型,同時反映出學生的成就水準不斷提高:

全能型學生

歷史時序演變:菁英大學的錄取條件 白人、男性、富裕 > 標準化考試 > 全能型 > Spike

智育評鑑並非最早的錄取標準 (早期錄取條件:白人、男性、有錢、有人脈)

哈佛大學在 1636 年創校後,招生的主要考量標準是:申請者必須是通曉古典語言的白人。(關於非裔族群在哈佛的經歷,請參閱此文這篇概述;關於女性在哈佛的處境請見這篇論文)。潛規則就是:申請者必須來自上流社會的富裕家庭。在預科學校成立後,菁英大學的課堂成員是由富人專屬的「生源學校」(feeder school) 學生組成,例如 1781 年創立的菲利普艾斯特中學 (Phillips Exeter Academy) 和 1778 年創立的安多佛中學 (Andover)。當時的大學往往隸屬於教派組織,申請人通常能自行選擇心儀的學府。逐漸地,大學招生標準益趨嚴格。在 1800 年代,學校會審查申請生曾經修習的課程,甚至要求他們參加測驗。 

標準化考試機構

20 世紀初,隨著史丹福-比奈智力量表在 1916 年問世,各界掀起一股「智力」測驗的熱潮,標準化考試就此成為一種教育規範和文化時尚。美國各地大學趕搭這波數據浪潮,採用標準化測試評估申請生的資質;在 1920 和 30 年代,菁英大學開始放寬門檻,錄取在標準化考試中名列前茅的非生源學校學生,而這項改變也激勵學生爭取高分,希望藉此吸引招生委員的青睞。批評者抨擊標準化考試有失公允且帶有偏見,無法準確預測學生在大學的課業表現,但彼時至今的大學仍採用這些測驗來「衡量」學生,而考試分數也成為學生力圖達到或超越的標竿。

全能型學生

綜觀二戰之後的高等教育史,主要趨勢在於合格申請者人數不斷增加,此現象可歸因於立法、政府政策、劃時代的判例、招生獎勵和財務援助方案,包括美國軍人權利法案、佩爾獎學金及多元化倡議等各種舉措。隨著頂尖名校的入學競爭日益激烈,大學開始著眼於更全方位的申請條件,將學生的性格、挑戰和特長納入考量。如此一來,大學可以更細緻入微地瞭解申請者,以及申請者有機會為學校社群和學術領域帶來的貢獻。 

在 1980 和 1990 年代的大學招生環境中,全能型高中生被歸類為理想的申請者。為了證明自己足以躋身頂尖之列,高中生紛紛在家庭的資助下,參加一系列全方位的課外活動,力求在招生委員心目中留下更深刻的印象。與此同時,這些全能型學生也開始申請多所大學,試圖提高錄取機會。

Spike 世代

隨著全能型學生時代逐漸退場,Spike世代於焉展開。有鑑於大學招生委員的審核標準日益嚴格,Spike 已成為通過菁英名校篩選考驗的關鍵,因為搶進頂尖大學窄門的競爭只會更加猛烈,這一點已反映於今年激增的申請人數上。其實自 1990 年代以來,合格申請者人數的增加可歸因於多方影響,包括美國人口成長、國際申請者人數提升、超高成就心態的盛行,以及更加重視多元包容的社會風氣。此外,由於高等教育成本大幅提高,因此在家庭心目中,只有進入少數頂尖大學,才能獲取最佳的投資報酬率。 

在 2021 年之際的大學招生環境中,全能型學生不再是理想的申請者。Spike 已成為必要且寶貴的條件。因此,在您搜尋所要申請的大學之前,必須先回答下列問題:您的 Spike 是什麼? 

若是您或您的孩子有興趣打造一個Spike project,或是需要協助規劃大學申請策略,非常歡迎您和我們預約免費一對一諮詢,了解我們的課程可以如何幫助您!

 

Lloyd Nimetz

Serial entrepreneur, educator, investor, milonguero, dog-lover and Coach, Founder & CEO of The Spike Lab

閱讀作者其他文章 - Lloyd Nimet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