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COVID-19相關公告: 我們的教練課程全數透過線上授課,未受本次危機影響。

我們的新教練: Alex Owens

我們的新教練: Alex Owens

我們的新教練: Alex Owens 1000 1000 Xueying Chen

 

Alex是擁有超過十年課堂經驗的教育者。在那段時間裡,Alex是創意學習環境(自造者空間、建築工地、無線電台)的管理者和組織者,鼓勵實作學習、合作式問題解決以及學生自主。在紐奧良,他主導Bricolage Academy的創新課程,為小學生提供空間、工具和資源,讓他們得以設計並實現他們夢想中的專案。更近期一些,他創辦並經營非營利電台Be Loud Studios,致力於藉由廣播和數位媒體製作來提升孩童的信心。Alex熱愛製造、創造和生產事物。他在馬里蘭出生和成長,現居紐奧良,如果你去了紐奧良,你可能會看見他在重新裝潢他的房子、混音製作新歌,或是和他那個充滿冒險心的小寶寶玩耍。

1) 為何你會成為The Spike Lab的教練?

我相信The Spike Lab為世界各地學生提供的課程和資源;它為學生提供世界級的教練服務、用於打造熱情專案的有形工具,以及豐富的大學申請相關經驗。

更重要的是,我成為教練的原因在於,年輕人擁有驚人而且常受到忽視的潛力,他們可以為自身的社群帶來實質、長久而且正面的改變。The Spike Lab為孩子提供了推動倡議、提升並激勵身邊眾人的機會。我在擔任學校教師的十年之中,也嘗試向我的學生灌輸同樣的想法,無論他們的年紀、興趣或背景為何。不管手中握的是麥克風還是鎯頭,我都全心投身於協助孩子認清他們的潛力,以及他們的責任──讓這個世界更公平、更美好。

有機會在他們的旅程中扮演小小角色,並繼續我自己的旅程,讓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。

2) 你最自豪的專業成就是什麼?

我每一本筆記本的封面內頁,都寫著Myles Horton的一句話:「路是我們走出來的。」Horton是組織者、公民運動人士,也是我個人心目中的英雄。

身為教育者,我了解這句話隱含的價值和責任。學習、成長、影響力和改變,並不是來自單一成就,而是源於日復一日地有所進展。

我最自豪的專業成就,就是那些微小但重要、總是推著我前行的提醒。那條「路」是由無數足跡和成功組成──可能是我十年前的學生寄來的感人電子郵件,可能是讓一整班6歲小孩都快樂無比的實作專案,也可能是我協助某個家庭建造的新房的剪綵儀式。The Spike Lab協助年輕孩子成為終生的創新者和變革者;不過,想辦到這點,必定也要能夠欣賞和理解眼前那條漫長又曲折的道路才行。

3) 如果可以,你會給高中時的自己什麼樣的建議?

在我的成長過程中,其他人總是要我放眼未來,高中時期尤其如此。你長大之後想要做什麼?你要念哪間大學?主修什麼科目?

我修習AP課程,是為了將它們寫上成績單。我完成了服務專案,是想讓自己的履歷更吸引人。這樣的過程雖然幫助我成功,但也可能成為陷阱。如果我們總是放眼未來、思考未來、計畫未來,自然沒有太多時間和空間可以好好地體會和把握當下。如果可以,我會建議當時的自己認清當下的潛力。因為想要學習而學習、去承擔風險、去犯錯、去提出問題、去玩樂,以及去做些有意義的事,只因為那感覺起來很有意義。

能在The Spike Lab擔任教練讓我非常興奮,因為這套課程鼓勵每一個參與其中的人,去思考學生現在是個什麼樣的人,而不只是他們未來會成為什麼樣的人。我們認清,學生有潛力帶來真正的改變,更重要的是,學生有責任認清他們在這個年紀能夠發揮的影響力。他們不該只是等待,這個世界也不能只是等待。

4) 為什麼你會選擇波士頓大學?

我當時(現在也仍然)熱愛學習、閱讀、思考和書寫與美國歷史有關的事物。美國歷史的複雜性和處處可見的緊繃,不但充滿了挑戰性,也十分令我著迷。

我在18歲的時候,希望我選擇的大學能夠反映我對學習的熱情。更重要的是,我想要住在一座充滿歷史的城市,不想要只是坐在講堂裡上課。我在波士頓大學念書的經驗非常重要,不過,能夠在那個年紀前往波士頓生活,這樣的經驗真的轉變了我的人生。學習這座城市豐富又衝突的歷史,學習如何探索多元的地區和社群,學習如何當個負責又活躍的社群成員。這些經驗不但讓我成為更快樂、更有生產力的學生,亦形塑了我身為成人的認同。我鼓勵每一個人在選擇學校之時,將考量範圍延伸至課堂或宿舍之外,仔細思考你想要投身於什麼樣的大型社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