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的新教練:Grace Chiang

我們的新教練:Grace Chiang

我們的新教練:Grace Chiang 1280 853 Theo Wolf

The Spike Lab聘請了一群極為優秀的新教練,也會透過一系列部落格文章介紹他們。

Grace是位創業者和教育者,在青少年發展和商業領域具備強大的專業能力。她已經與青少年合作超過十年,目前正投身創業、希望能協助青少年的家長。創業之前,Grace的職涯以麥肯錫為起點,接著又前往創投、影響力投資和數間新創公司工作。她熱愛討論與心理健康、生產力、多元包容有關的議題。她在耶魯攻讀歷史和經濟,並在史丹佛取得教育碩士和MBA學位。Grace來自台灣,目前和她的小狗Bailey一同居於加州。

 

  1. 你為何會成為The Spike Lab的教練?

過去十年裡,我透過工作、以教育者的身份接觸了數千位青少年,看著學生在沒有熱情或使命感的情況下追尋目標,真的讓我非常難受。我非常重視心理健康,也一向會全力協助學生,希望他們能與自身的熱情及認同產生連結,以發揮全部的潛力。可惜,以家教和申請大學而言,大部分學生和家長比較重視的是,如何在這場「無情競爭」之中獲勝(或至少存活),而非打造一生受用、無懼時間考驗的技能:熱情、堅持和自覺。有趣的是,擁有這些技能的學生,申請大學的表現和其後人生的境遇,都要好得多;The Spike Lab的目標,就是讓自我發展和創業精神成為大學申請準備的一環,我也很高興能找到這樣的組織。我是在今年第一次注意到The Spike Lab,當時,創辦團隊的願景、亦即協助學生成為終身創新者,以及他們實現願景的專業能力,都讓我留下深刻印象。我以教育機會普及、協助年輕人茁壯成長為職志,The Spike Lab的哲學亦與這樣的使命不謀而和;能以教練的身份加入這個組織,真的非常令人興奮!

 

  1. 你最自豪的專業成就是什麼?

我至今最自豪的專業成就,就是創辦了我的第一間公司(可參見Forbes的報導),這間新創也獲得了Techstars和矽谷天使投資人的投資和協助。創業之前,我有許多專案經驗,包括推出擁有超過2萬讀者的出版品、為超過500位台灣學生建立新的耶魯模擬聯合國會議(YMUN Taiwan 2014)、在麥肯錫負責種子基金和育成器等,但這些專案都有機構或組織支持。我們則是從想法到正式推出、從零開始創辦這間公司,讓我有機會接觸投資人、使用者和其他相關人士,向他們訴說我的願景。更重要的是,這讓我有機會了解自己,培養做出困難決定的勇氣,其中之一,就是我終究有一天得離開這些公司。這項成就讓我十分自豪,專業上如此,個人方面也是如此,因為我達成了我對自己的期許,成為有原則、價值取向的創業者,我們的成功也獲得了認可。

 

  1. 如果可以,你會給高中時的自己什麼樣的建議?

身為一個重生的「高成就者」,我想告訴你:你不用什麼都自己來。我是個移民第一代申請者(而且需要財務補助),也完全不知道念大學需要具備哪些條件。我的想像是,單是想要有機會進入大學,我就得在各方面都非常完美,更別提常春藤盟校了(我覺得我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進這種學校)。我沒有更精確的資訊,也沒有通曉此事的人從旁指導。我為了滿足這種不可能的標準,在高中時期做出了極端又不健康的決定。我每天只睡3小時,邊吃飯邊念書,就連最微小的快樂也不敢追求,擔心只要稍有放鬆,就會讓我失去念大學的機會。我放棄了運動、與家人相處的時間,以及與自我的連結,去做那些我以為其他人都希望我做的事。這帶來了嚴重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挑戰,後來,我也花費了數年時間處理它們。更糟的是,由於念大學之前的全部人生,全都只想著如何進大學,等到終於進了大學,我變得失落又倦怠;我在「文件上」看起來很完美,但我的身體和心靈皆彷如深陷災難。事後觀之,我現在知道,就算過著更平衡的生活,我還是可以成為優秀的申請者。我可以花費更多心力,培養我的熱情、打造我的Spike,而非嘗試一口氣精通一切。如果我真的有這麼做,我應該會更健康(情緒和身體都是如此),也能一開始就抓住大學能夠給予我的各種機會!

 

  1. 為何你大學選擇耶魯?為何MBA/碩士選擇史丹佛?

在申請大學這段瘋狂時期,學生常會忘記,除了學校在挑選學生之外,學生也在挑選學校。選擇一間大學,絕對不是看看排名就好;事實上,這幾乎從來就不是選擇學校的好方法。選擇耶魯時,我考量了下列幾項因素(沒有特定排序):1. 地理位置 2. 校園的環境和規模 3. 校園文化適配4. 社群 5. 興趣適配。

地理:我在加州長大,總是夢想能在東岸生活。我渴望冒險,也想要體驗那些充滿了歷史和文化的地方。對我來說,這排除了許多位於西岸的一流學校,而且耶魯是個擁有豐富「歷史」的地方。

環境:我比較內向,偏好一對一互動,所以我知道,身處比較小、較為緊密的社群,我會過得更好、有更棒的表現。對我來說,這代表我會想去規模相對較小的校園式大學(而非大型或位於都會區的大學,例如紐約大學)。我需要學生人數較少、擁有封閉式校園的大學,耶魯也符合我的需求。

校園文化:我就讀極度競爭(而且有害身心)的高中,所以我決定要去念一間合作高於競爭、教導學生以無盡好奇心探索人生的大學。除了造訪校園外(主要是藉由夏令營),我也會閱不同大學的學生報、了解學生的興趣,與目前的學生聊天、了解他們的娛樂。這些資料點提供的資訊,遠遠多過我看過的任何正式排名或宣傳手冊。與耶魯學生的對話,不但鼓舞人心,也讓我心頭充滿暖意。

社群:身為台裔美籍移民,我想念一間社群凝聚力強、重視多元的大學。我刻意尋找國際學生比例佳、學生背景多元的學校,以及提供豐富海外學習體驗、取得這類經驗並非難事的學校。除了國籍和文化多元外,我也會注意想法和熱情的多元性。我想要的不只是快樂的「兄弟會或姊妹會生活」;我想要鼓舞人心的對話和經驗、拓展我的視野。以熱情和興趣的多元性而言,我從來沒有見過超越耶魯的地方。

興趣:高中時,我喜愛辯論、政治和經濟,但我也知道,我還想要進一步探索各種領域。我希望我的學校,能在學術政策和學術哲學上充滿彈性,在我強化現有專業時,也支持我探索新興趣;能夠更改主修、而且能輕易更改主修的大學,也特別吸引我。耶魯的學生可以在大三末尾再確定主修,而且幾乎所有的學生都在4年內取得主修學位。我在耶魯意外地發現自己愛上了歷史,也四度更改我的主修;不過,我還是有完成原本的目標、取得經濟學學位!

簡言之,我選擇大學之時,耶魯滿足了我重視的一切事物。我也是用同樣的方式思考研究所;選擇史丹佛,是因為它同樣能滿足我的需求,而且能提供額外的好處,也就是讓我的人脈網絡跨出耶魯、麥肯錫等「東岸」組織。 

確實有兩項值得一提、但我在挑選大學時並沒有考量的因素:大學部學生能取得的資源,以及校友網絡。許多大學(甚至是排名一流的大學)會將大量資源投入研究所課程,不夠重視大學生的體驗。務必確認大學部課程的講授者是哪些人(例如教授或助教),校方做了哪些事、如何支持大學部學生的生活,以及研究生和大學生之間的互動。最後就是校友:進入一間大學之後,你永遠會是這個網絡和社群的一份子。不過,並不是所有的社群都一樣;有些社群非常熱衷於協助校友和學校成員。這對大學之後的生活具有強大的影響力,但我在高中時並沒有想到這點。幸好,耶魯擁有非常優秀、無可挑剔的校友網絡。

挑選學校時,先想想你想要什麼樣的大學經驗,然後找出你茁壯成長所需的條件。不要只看排名,而是尋找能夠真正培養你的地方,讓你成為更棒的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