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學前緣:德懷特學校的創新

教學前緣:德懷特學校的創新

教學前緣:德懷特學校的創新 1280 960 Theo Wolf
教育界的創新簡史

社會如何定義「良好」教育,一向會依循社會最需要的事物改變。當我們需要技能一流的工匠之時,學徒會跟著師父學習鐵工、木工的技能。美國建國之初,需要識字的公民來支撐民主制度,教育也將焦點放上了閱讀、寫作和文法。我們目前正處於又一個社會的轉變期,隨之而來的教育變革也正在出現。今日,我們需要的是創意和創新,目前的教學方式也不適合培育這樣的學生。

德懷特學校

德懷特是一間非常棒的學校,主校區位於紐約市,更打造了全球化的校園網絡,在世界各地的大城市設有分校:上海、倫敦、首爾、杜拜,以及名為Dwight Global的雲端校園。德懷特的校際格言「點燃每個孩子的天才火花」,代表德懷特全心希望能協助每一位學生發掘並應用他們的熱情。幾年前,德懷特推出了名為Spark Tank的課後創業育成計畫,教導創業和創新技能,在學生設計、打造、放大他們的想法之際提供協助,接著,學生就會在評審團面前提案。

德懷特在推動的事務非常多,Spark Tank只是其中之一;一如所有的多面向組織,要將某個領域學到的想法和方法轉換至其他領域,是件相當具挑戰性的事。德懷特的領導層希望,創新能夠更全面地滲透學校,也想在最重要的地方孕育文化變革:教室之內,以及每一位教師。

這正是The Spike Lab登場之處。我們的任務是打造並試驗一套訓練計畫,給予教師創新和擴展教育界線所需的工具和心態,藉此加速文化變革。我們希望結合新創世界和教育世界的最佳實務,嘗試培育全新種類、處理問題有如一流創新企業的教師。因此,前緣教師系列工作坊 (Frontier Teacher Workshop Series) 隨之誕生;一如真正的新創企業,我們快速打造並推出了第一個版本,與首批前緣教師展開合作。

設計前緣

我們自身的創業經驗告訴我們,學習創新的最佳方式,就是捲起袖子動手實作。課程和簡報都很棒,但我們希望教師可以成為直覺創新者,想辦到這點,第一手經驗實在無可取代。

第一階段:創新創業精神
  • 設計思考密集課程
  • 精實創業密集課程
  • 模型製作與假設
  • 製作原型
  • 提案

我們採行了最常見、最有效的新創方法及架構,建立第一階段的系列工作坊。教師會推出自己的「新創」,嘗試處理教育領域的挑戰。他們的目標是打造足以吸引真實使用者的解決方案;在此,真實的使用者即為學生和其他教師。前緣教師會學習應用「使用者中心設計」、「迭代」、「下小注」等概念,體驗設計並啟動計畫過程中的高低起伏。我們希望教師在完成第一階段之後,不但有能力將這些創業架構教給學生,也能在教學實務上更具創新能力。

在這次試驗計畫中,前緣教師將評測重新想像為「新創」試圖處理的核心設計挑戰。有些教師打造的解決方案,讓學生能更清楚地了解IB給分準則;有些人打造的解決方案,可以協助學生在完成專案或作業之後反思和自我評估。

第二階段:前緣方法
  • 遊戲式學習
  • 個人化學習
  • 線上學習
  • TED演說

在第二階段中,我們探索了一些今日教育領域中最新、最棒的教學方法。我們請來了這些方法的專家 (Institute of Play的執行總監,以及Alt School的學校領導者),針對各個方法為前緣教師進行小型的密集課程。接著,教師制訂計畫,小範圍地實作他們最喜歡的方法,以「升級」學生在課堂的學習或投入程度。第一階段學到的技能和經驗,亦是系統化持續探索實作方式的基礎。

成果

當然,完整的試驗計畫,必須含括評估衝擊力和效果的方法。接下來就是工作坊的部分成果。

創新能力

我們最核心的目標,就是讓教師思考創新者身上常見的技能;系列工作坊的設計方向,也正是為教師和他們的學生發展這些技能。我們的焦點是:

  • 腦力激盪
  • 原型/製作
  • 同理心
  • 意向性
  • 管控模糊
  • 行動導向
  • 排定優先次序
  • 設定目標
  • 任務管理
  • 公開演說
  • 社交
  • 回饋

目前已經有許多創新或創業的「必備技能」列表,這份列表則是源自我們數年來擔任教育者和新創企業創辦人的經驗。

浮現學習

另一個我們相當想追蹤的關鍵成果,就是與試驗計畫內容沒有直接關聯、但會隨著教師消化自身經驗而浮現的事物。舉例來說,有位前緣教師因為在緊繃時間限制下發揮創意的經驗,改變了她協助藝術學生展開創意流程的方式。另一位教師,則在課程中採行更多設計思考原則,讓學生更能從數個角度思考。

浮現學習是隨著時間現身,為了追蹤此事,我們計畫在本梯次和未來的前緣教師完成系列工作坊之後,持續追蹤一年的時間。

反思

新想法需要空間,需要喘息和成長的機會。我們一次又一次從前緣教師那裡聽到的其中一件事就是,他們常常得利用前緣工作坊作為嘗試事物的藉口。我們認為這非常有趣,一如所有的組織,學校也有既成的做事方法,而創新本質上就具有破壞性。對於許多第一梯次的教師來說,前緣工作坊所做的事,就是挪出空間,讓他們得以創新、合作,以及討論教學實務。

文化就是王道。這次試驗計畫的成功關鍵之一,就是優秀無比的參與教師。我們一開始就注意到,這群教師形成了豐富又相互扶持的文化。他們全都知道,他們在做的事情十分困難,但他們會一起面對。我們向他們介紹了新的詞彙和概念之後,快速演變出來的共同語彙,進一步強化了這樣的心態。「迭代」和「假設」成為常見詞彙,前緣教師也會不斷相互提醒,要從更小、更精實的角度思考。此外,第一次梯次的教師還有另一個獨特的經驗;德懷特的校董會主席和高中部校長,全都以參與者的身份加入這次工作坊,創造了投入某件重大之事的美好感受。這些教師知道,他們擁有整所學校的支持;有了這樣的必要元素,他們才能無懼又自在地探索、嘗試和失敗。

利用設計帶動意外碰撞。第一次系列工作坊中,我們甚至沒有考量教師的組成,也沒有思考教師組成會為試驗計畫帶來什麼樣的影響。當然,參加教師的數量,以及專攻科目和年級的分佈,都讓我們非常開心。但我們一開始並沒有注意到,這群教師大多互不熟識,在前緣計畫之外的互動也非常少;接著我們才發現,這段可以交流想法、甚至只是相互認識的時間,對他們來說是多麼地有價值。工作坊之後,這些教師會有更多同事可以合作和相互學習;接下來,我們必定會透過設計,帶動未來參與教師之間的碰撞。

前緣工作坊的未來

試驗計畫即將在幾週後告終,我們也對這項計畫的未來充滿期待。這一次工作坊的最大成功,就是第一梯次前緣教師展現的興奮之情。許多教師在課堂中推動了變革,也希望可以繼續支持這項計畫。未來,我們希望不但能追蹤教師在創新能力上的成功,也能追蹤前緣教師在參與工作坊之後幾年裡推出的創新計畫總數。

我們已經開始準備這項計畫的第二次迭代,預定於6月和8月推出兩次為期一週的「訓練營」式工作坊。我們希望,這能讓無法持續投入數月、但可以在較短期間內投入密集活動的教師,也有機會參與。

根據我們在第一版本計畫學到的經驗,核心設計挑戰將聚焦於「天才火花」這個深植於德懷特哲學之中的概念。我們希望,這項計畫可以打造一套架構,讓每所學校都能利用這套架構處理龐大又複雜的挑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