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COVID-19相關公告: 我們的教練課程全數透過線上授課,未受本次危機影響。

大學招生中的「亞洲稅」

大學招生中的「亞洲稅」

大學招生中的「亞洲稅」 595 417 Katherine

根據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顯示,平均而言,亞洲學生的SAT分數 (總分為1600),必須比白人學生高140分,才能與白人學生獲得同等的錄取機會,與非裔美國學生相較,則必須多拿450分才行;有些人將此稱之為「亞洲稅」。這項研究將偏見量化,或許十分有趣,不過,只要對大學招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,對於這樣的偏見存在,應該就不會大感意外。

 

由於SFFA v. Harvard一案目前正在美國麻州地方法院待審,這方面的爭辯亦格外激烈,許多人也相信,此案最後會進入美國最高法院;想知道更多與此案有關的資訊,可以參考文章最後的連結。美國最高法院過去已明確裁決,不允許在招生程序中帶有明確的種族偏見,但大學也規避了這項裁決,避免明確的種族比例,並強調它們一向會評估申請者的整體條件,考量一系列學術與非學術的表現。因此,大學的論述核心即為:「亞洲人的平均學術表現優秀,但另一方面,平均而言,他們在非學術上的表現較差;太過聚焦於標準測驗成績的研究發現的差異,也正反映了此事。」

 

再者,許多精英美國大學認為,為了維持豐富的學習環境,它們得確保學生組成的多元性,而種族多元性也正是其中一項元素。它們強調,它們致力於在招生過程中使用收入等「種族中立」因素,來達成種族多元性,但也無法在完全無視種族的情況下,達到健全的種族多元性水準。美國最高法院在最近期的裁決之中 (Fisher v.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,2013年6月),也支持這樣的論據;最高法院認定,只要大學能「用具說服力的方式證明,任何可行的種族中立替代手段皆無法創造」與大學教育使命相符的「多元化教育利益」,大學招生人員的決策就不必無視種族。接下來幾年,這場論辯並不會停歇,法律環境也確實有可能改變;因此,大學在招生之時依舊得面對這個議題。

 

這場論辯對Uni Prep來說極為重要,因為那會直接衝擊我們以台灣人或台裔美國人居多的學生。它的重要之處有二。其一,我們的學生和教練必須知曉真正的現實;舉例而言,我們的教練和學生在打造大學清單、檢視各所大學的ACT、SAT分數等平均招生數據之時,必須調整這些總體統計數據,以反映亞洲人和國際申請者面臨的較高門檻。其二,我們全都必須為亞洲社群發聲,改革這套看似帶有歧視的系統。

 

這篇文章無法完整詳述Uni Prep在這場論辯中的看法,但總結而言,我們理解在大學校園保持種族多元性的論據,也同意在招生過程中保有某種形式的平權主動作為,方能達成一定程度的多元性。然而,我們相信,當前的招生偏好,讓亞洲學生所陷入的劣勢,已到達不可接受的水準,更別提亞洲申請者面臨的劣勢比白人更大。就算真有證據能顯示 (雖然我們尚未見到確切的證據),亞洲申請者的平均非學術表現不如白人申請者,這種「非學術成就」上的差異,似乎也與招生數據上的差異不成比例。美國大學招生一直到60年前,都還有嚴重歧視猶太裔美國人的問題,而現況似乎是,亞裔美國人也面臨著類似的歧視;如此現況不該繼續持續下去。

 

即使如此,解決當前的法律問題需要花費許多時間,在此同時,亞洲學生也必須認清這套系統目前的運作方式,並有所應對。如果你是打算申請美國學校的亞洲人,當前情勢之下的重要洞見即為:

  • 學術上而言,大多數亞洲申請者目前必須面臨較高的標準,因此,你必須在學術上取得更高的分數,GPA如此,標準測驗亦是如此。
  • 在入學門檻較高的美國大學,招生人員似乎對他們所謂的「單面向」亞洲申請者,亦即似乎僅專注於在校成績和測驗分數的亞洲學生,懷有負面偏見。你必須展現你在非學術領域亦有高度成就,而且單只是擔任樂團首席或校刊主編是不夠的。想更深入了解何謂高度的非學術成就,可以參考這篇討論該加入、不該加入哪些社團的文章,以及這篇解釋突出之處與良好課外活動之別的文章。

 

Uni Prep的突出教練課程,主要目標就是協助學生發展令人驚艷的非學術表現。我們特別專注於東亞 (目前為台灣) 的國際學生,部分原因在於,此處的需求最為顯著。這裡的大學招生幾乎完全以學術表現 (亦即入學考試) 為基準,學生如果想將主要焦點放上非學術成就,也得面對強大的文化壓力。

 

如果你想進一步了解如何克服所謂的「亞洲稅」,請點擊這裡聯絡我們、預約諮詢時間。如果你是我們的學生/家長,而且想了解亞洲稅會為你帶來什麼樣的衝擊,你可以預約專屬諮詢服務。

 

最後,你也可以閱讀下列文章、論文和書籍,深入地了解這場論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