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何需要「突出」教練?

為何需要「突出」教練?

為何需要「突出」教練? 800 524 Theo Wolf

這篇文章的目標,就是回答學生最常問、也最重要的問題:為何The Spike Lab大學顧問服務這麼注重「突出之處」(Spike),其他的大學顧問服務卻不是如此?

私人大學顧問服務和最優秀的高中,都會提供大致相同的大學顧問服務,為學生提供的協助包括:

  • 訂出大學名單
  • 選擇並準備標準化考試
  • 選擇合適的課程
  • 申請大學(含論文協助)

例如下列兩個連結,就是相當受推崇的私人大學顧問公司的課程說明:Top Tier AdmissionsVeritas Prep。它們的方法略有不同,對自家服務的解釋亦小有差異,但它們提供的服務十分相似。

The Spike Lab同樣會提供這些服務,但我們更專精於協助學生打造自身的突出之處。這篇文章的目的,即為解釋為什麼我們這麼強調突出之處。

簡短的答案就是,由於頂尖大學的競爭變得極為激烈,單靠舊有的升學顧問輔導已經不足;學生必須展現與眾不同之處,才能獲得這些學校的錄取。如下圖所示,過去十年裡,頂尖大學的申請人數大幅增加,招收的新生人數卻大致相同,因此錄取率也快速下滑。

競爭上升,亦將門檻抬升至前所未見的程度。優秀的在校成績和標準測驗分數是必備條件,但這還不足夠。事實上,大多數擁有完美測驗成績的學生,並沒有成功進入他們最喜愛的大學;2014年,擁有2400分SAT完美成績的史丹佛申請者之中,超過69%沒有獲得錄取(2014年是它們最後一次公佈這個不太有趣的現實)。

史丹佛招生事務長Richard Shaw最近表示,「申請2020年班的學生極度優秀,也讓我們十分讚嘆。我們相信,這些學生將以難以量計的方式影響世界。學術成就當然重要,但我們也會檢視相關證據,看看這些年輕人是否心懷熱情、能否為我們這個社群帶來獨特的事物。」

像史丹佛這樣的頂尖大學,希望能招收這樣的學生:

  • 能夠為大學社群帶來可觀的價值
  • 畢業後能對世界產生重大影響

想預測學生對大學社群、對世界未來的影響,最好的方式就是觀察過去的影響,正因為如此,高中時期的「突出之處」對招生人員來說極為重要;如果學生可以在高中時期靠著自己完成了不起的事物,想像一下,他們在獲得史丹佛的教育、網絡和學位之後,會創造多麼驚人的成就!相反地,對於不具備突出之處的學生,招生人員就比較無法確信未來他們能夠創造偉大的成就。

去年,一位前哈佛招生人員告訴我,他們並不是在尋找擁有全方位能力的學生,而是想打造全方位的新生班級。換句話說,他們想要高中時期就有「突出之處」的學生──在獨特又有趣的小眾事物之上,擁有深度成就、知識和熱情的學生。

數字有助說明此事,以史丹佛的招生數字為例,如下表所示,史丹佛在2016年有約44,000位申請者,卻只招收約2,000位學生(精確來說,是2,063位),總體錄取率為4.5%*,其中有745人提早獲得錄取。一般人會將焦點放在這些數字,但這些數字亦無法描繪全貌。實際的情況下,史丹佛招生人員會先排除顯然資格不足的學生,人數約為10,000人。這些學生無法獲得錄取的原因相當多,可能是標準測驗成績太低、在校成績不佳、申請文件不夠好或不正確、英語能力不足,或是課外活動太少等等。

* 表中的總申請人數為官方數字(四捨五入簡化),但其他項目的數字,則是出自我們的最佳預測。招生單位並沒有使用這樣的分類,現實更加複雜,「強大」和「突出」的申請者之間,也沒有絕對的界線。

初次讀完所有的申請文件之後(平均每份文件只會花15分鐘),招生人員會快速選出「傑出」申請者,將這一小部分的申請者放進「錄取」區,也就代表學校會錄取他們;這些學生擁有強大的學術表現,也擁有能讓他們在34,000人中脫穎而出的「突出之處」。

大多數申請者(在這個例子中為33,000人),並不屬於「突出」這個類別。從收到申請書到寄出錄取和不錄取通知之間,招生人員絕大多數的工作,就是從這33,000人中挑出獲得錄取的申請者。他們會舉行一連串的「委員會」的討論,招生人員會在會議中針對每一位申請者展開辯論,再由委員會決定要錄取哪些學生。

我們一口氣提供了非常多資訊,但重點在於,招生人員大多數的時間,是花在挑出33,000人中的那1,100人,也就是3.3%的綠取率。顯然地,你會比較希望自己是第一類,也就是錄取率為90%的那一組學生。

正因為如此,突出教練才會這麼重要。突出教練的目標,就是將你從中段的「強力候選人」,提升至錄取率高出許多的頂級類別。如果你心想:「糟糕了,我覺得自己沒辦法發展突出之處」,這樣想就錯了。發展令人印象深刻的突出之處當然不容易,不然大家早就這麼做了,但只要你全心投入並尋求協助,它其實並沒有大多數學生想像得那麼難。以我們的經驗來說,只要投入足夠的時間、獲取足夠的協助並保持紀律,幾乎所有優秀的學生都有能力辦到這件事。

為何The Spike Lab是第一個提供突出教練服務的機構?

值得一提的是,大多數資深大學顧問,現在都會建議有意攻讀頂尖大學的學生發展突出之處,只是會使用不同的稱呼。非常多顧問曾經對我說,「天啊,如果我的學生先加入你的課程,再來找我協助他們的大學申請論文,我的工作真的會輕鬆很多。」

其他大學顧問(還)沒有提供突出教練服務,原因在於這樣的輔導需要不同的技能以及極為不同的課程。也就是說,突出教練和大學顧問習慣的工作內容極為不同。

他們通常來自招生世界,而不是創業世界。我畢業於史丹佛商學院、創立了四間企業,亦曾於矽谷工作,經歷了新創育成興起,以及高層及創業者教練的崛起(有趣的是,教練現在是史丹佛商學院最熱門的課程之一,但在十年前根本沒有這樣的課程)。我曾經也有自己的創業教練(非常推薦),亦曾獲選加入兩個新創育成/加速創業輔導計畫。更近期一些,我主導了新創加速輔導計畫,為美國各地的教育創業者提供教練服務。因此,我十分熟悉優秀的創業者教練課程該是什麼模樣,也能請教顧問、協助我們打造專屬高中學生的世界級課程。

分享這些事物並不是為了吹噓,而是為了點明,即使大學顧問知道突出發展非常重要、即使他們會建議學生找出展現自身獨特之處的方法,他們並沒有自力打造這種創業課程表的專業能力。基本上,這樣的課程就是每一位學生專屬的私人迷你育成器,與大學顧問接受的傳統訓練極為不同。

大學顧問不提供突出教練服務,還有另外兩個原因:

  • 大部分大學顧問會將焦點放在各個種類的學生之上,而大部分學生實在難以進入頂尖美國大學,不值得為了為極少比例的學生,花時間發展完整的突出教練課程。
  • 大部分大學顧問是在高中後段、申請大學開始佔據學生腦海之時,才開始與學生合作。到了高二下學期(大部分大學顧問通常是在這時開始與學生會面),發展突出之處也已經太遲;因此,提供突出教練服務並不合理。

突出教練最能說服人心之處,就是它真的有用!注意一下身邊那些獲得許多頂尖大學錄取的人,如果你一時之間看不出他們的突出之處,就多花點心思觀察;他們幾乎必定擁有某種突出之處。那些獲得數間頂尖大學錄取的人,不會讓你有這種看不出突出之處的感覺;他們能獲得多間頂尖大學錄取並非偶然,而是因為他們擁有優秀的學術表現和突出之處。

這個主題對我來說十分個人,因為那也是我的故事。我在1997年申請大學之時,屬於上方列表中的「強力」類別(當然,我是在很久以後才發現此事)。我的成績接近高中的頂尖,也是足球和曲棍球校隊的隊長;我擁有全方位能力,但沒有突出之處。因此,我沒能獲得史丹佛(我心目中的首選)錄取。2006年、大學畢業五年之後,我申請商學院碩士,亦獲得了每一間學校錄取,史丹佛和哈佛也不例外。我的學術表現同樣優秀(但也絕對不完美),但差別在於,我在畢業後移居阿根廷,並創立了非常成功的非營利組織HelpArgentina。當時我並不知道,但那就是我的突出之處,也讓我得以獲得各間頂尖商學院的錄取。創立The Spike Lab的原因之一就是,我希望自己在高中時,就能知道我現在知道的事,我也認為所有的高中生和他們的家長,都應該知道這些資訊。

總結來說,重要之處在於,突出教練並不適合所有人。你必須已經是擁有高度成就的學生;你必須擁有一定程度的主動性;你得想要做某件雄心十足、朋友都沒有在做、學校不支持的事。不過,你不必擁有明確的突出之處!大多數學生不敢接受這樣的挑戰,是因為那似乎遙不可及,但事實並非如此。正如我們大部分的學生,一開始,你可能也不知道自己的突出之處為何;你可以從小處起步、一點一點地發展,有一天,你就會突然發現,原來你已經有了突出之處。